<ins id="j31t5"><noframes id="j31t5"><ins id="j31t5"></ins>

      <delect id="j31t5"><noframes id="j31t5">

      <cite id="j31t5"></cite>

        <cite id="j31t5"></cite>
        <cite id="j31t5"><track id="j31t5"><cite id="j31t5"></cite></track></cite>

          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  中央新聞網站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

           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


            首頁 > 周刊原創 > 正文

            “專精特新”成長記:一串小企業串起大夢想

            小企業也有大夢想:把中國機器人賣到全世界

            2021年第23期《中國經濟周刊》封面

            2021年第23期《中國經濟周刊》封面

          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 記者  孫冰 | 北京報道

            在成都市成華區龍潭總部經濟城的卡諾普工廠里,“機器人造機器人”正在進行著。這家成立于2012年的大學生創業公司,一直蟬聯著國產機器人控制器銷量第一,目前已經占據國產機器人控制器50%的市場份額,客戶群體達到300余家,包括富士康、格力、比亞迪等。

            2019年,卡諾普進入四川省“專精特新”企業名單;2021年,又成為國家級“專精特新”企業。

            014

            小企業也有大夢想:把中國機器人賣到全世界

            “機器人控制器相當于工業機器人的‘大腦’。”成都卡諾普自動化控制技術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鄧世海告訴《中國經濟周刊》。作為卡諾普創始團隊成員之一,鄧世海在畢業工作期間結識了4個同樣愛好機器人的朋友。“后來都是從事技術研發工作,也經常一起交流,便萌生了創業做機器人的想法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中國作為制造業大國,也是工業機器人的應用大國。但長期以來,“四大家族”(發那科、安川、ABB、庫卡)等外資品牌占據著市場主導地位。“中國制造業的機器人使用量還不到世界平均水平,比發達國家更是少太多了。”卡諾普的幾位創始人由此篤定:這是一個前景廣闊大的市場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之所以起名卡諾普CRP,意思是China Robot Pioneer,中國機器人先鋒。我們不僅想造出中國自己的工業機器人,還想把中國機器人賣到全球去。”鄧世海說。

            但這并不容易。創業之初,沒人沒錢,當地政府為鼓勵大學生以及青年創業,評估之后給予卡諾普房租減免等扶持政策,還給他們安排了創業導師和培訓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團隊的優勢就是技術,所以我們選擇從機器人控制器入手,這樣可以輕資產運作,主要成本就是研發投入,我們幾個創始人都是搞技術的,‘虧待’自己一點兒,公司就做得下去。”鄧世海半開玩笑地說。

            卡諾普在規模都還不到30人的時候,就做到了行業第一。“真的要感謝相關政府部門持續的幫助和扶持。比如一般企業建設廠房從拿地、審批到開工、投產,沒幾年時間根本不可能。但卡諾普發展太快了,我們等不了,于是政府給我們加快了進度,我們的新工廠于今年年初開建,明年就能投產了。”

            016

            015

            成長的煩惱:“小日子”不好過了

            但“成長的煩惱”難以避免,很快卡諾普就遭遇了發展瓶頸。

            “其實早在2016年,我們就意識到,如果只做機器人控制器,我們的路會越走越窄。因為機器人控制器是工業機器人的‘大腦’,整機廠商肯定都想自己做,怕外部依賴度太高,只是當時他們可能自己還做得不夠好,暫時買我們的。”鄧世海說。

            但更重要的是,“相對于其他整機廠商,懂控制器的卡諾普肯定也更懂機器人,我們有信心做好。”鄧世海說。于是,在2017年,卡普諾開始研發工業機器人整機。

            但要想生產工業機器人整機意味著需要大量的資金。用鄧世海的話說,只做控制器的“小日子”確實過得不錯,供應鏈的話語權很強,客戶都是先付款再發貨,公司現金流非常好,都不需要跟銀行貸款。

            “銀行其實也很支持我們,但因為研發型企業都是輕資產運作,銀行也貸不了多少錢給我們,而且銀行放款需要一定的流程,我們等不了。”于是,卡諾普引入了風險投資。

            投資人不僅為卡諾普提供了發展所需要的資金,還幫助他們對接了上下游產業鏈資源。“我們的投資人還投資了電機、傳感器等機器人核心零部件企業,他們幫助我們串聯起來,實現技術共享;而在下游,他們也投資了制造業、汽車、物流等項目,給我們提供了更豐富的應用場景,可以說幫我們打開了幾扇門。”鄧世海說。

            2018年12月,卡諾普推出了第一款工業機器人整機;2019年首年銷售就破千套;2020年,卡諾普的整機銷售超過了3000臺,服務企業上千家,實現營收1.8億元人民幣。

            “對標一線國際品牌的進口機型,卡諾普的產品能做到一半左右的價格、90%的性能,因此很受中小企業的歡迎。”鄧世海透露,疫情之下,中小企業招工比較難,這讓他們對于機器人的渴望變得非常強烈。

            靠著良好的穩定性和可靠性,以及有競爭力的價格,卡諾普還實現了國際市場的快速增長,工業機器人整機已經遠銷德國、意大利、斯洛伐克、墨西哥、俄羅斯、烏克蘭、韓國、馬來西亞、泰國、越南等國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目前在20多個國家有代理商,出口量實現了每年增長翻倍,出口占比能夠達到15%左右。未來3年,我們希望能做到以一半左右的價格,實現1∶1的性能。希望到2025年,海外市場能夠占到總銷售額的40%。”鄧世海說。

            一串小企業能成大事業

            對于政策大力度扶持和資本盯上“專精特新”,鄧世海也感觸很深,尤其是科創板、北交所的先后推出。

            “一方面由于有了退出機制之后,讓投資人敢于投中小企業,增加了融資渠道;另一方面是規范企業的發展,提高企業的知名度,能夠與進口品牌去搶奪市場。我們這條產業鏈上很多企業都進了‘專精特新’名單,也助推了整個工業機器人領域的發展。”鄧世海說。

            實際上,卡諾普的成長只是整個中國工業機器人行業飛速發展的一個縮影。

            據鄧世海介紹,工業機器人有六大核心部件,即控制器、驅動器、傳感器三大電子部件,以及RV減速機、伺服電機、諧波減速機三大機械部件。

            “只有六大核心零部件全都實現國產化,國產機器人才能走出來。如果有一個核心零部件不能國產,那么整機的價格優勢就并不明顯。經過多年的發展,國產機器人廠商已具備從上游核心零部件到中游本體制造,再到下游系統集成的全產業鏈自主生產能力。在機器人領域,能夠具備全產業鏈覆蓋的國家在全球也是不多的。中國已經實現了從0到1,雖然性能和穩定性上與國際品牌還有差距,但差距在逐步縮小。”鄧世海說。

            不過,未來的路仍然艱難漫長。國際品牌的優勢不是一兩年形成的,超越也不可能是短期就能實現的。

            “現階段,國產機器人在技術性能上和進口機器人確實有差距,一些大型企業,一條生產線投資就上億元,他們并不在乎國產和進口機器人之間五六百萬的成本差距。但并不是所有的應用場景都一定要追求最好的。我們不應該以政策硬性要求用國產,但也可以多給國產品牌一些機會,在一些場景國產機器人也是可以用的。這種機會對國產品牌的成長非常重要,沒有大型企業用,國產品牌就很難進步。”鄧世海說。

            一碰房地產就再也不想做制造?要耐得住寂寞經得住誘惑

            “小配件蘊含高技術、小企業支撐大配套、小產業干成大事業”,“專精特新”小企業有著大能量,但也常常面臨大難題,一家中小企業從創業到成活,再到發展壯大,并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除了融資難、融資貴、招工難、用工貴、人才短缺、維權難等常態化難題,中小企業還時常遭遇原材料和外匯價格波動、疫情導致外貿訂單不足、物流成本高、用電緊張等臨時性因素的打擊。

            但這還不是最難的。“專精特新”首先要“專”,能夠耐得住寂寞也經得住誘惑,在一個領域“十年磨一劍”。因為要在某一個領域和細分市場掌握話語權,就需要有定力不擴張,持續多年深耕一處。

            “很多企業只要稍微碰一下房地產,就再也不想回來干制造了。而且一多元化就會面臨債務風險,就會去做不擅長的事情,稍有經濟波動,企業就會出問題。”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(ACCEPT)常務副院長厲克奧博說。他曾多次到江蘇等地去調研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,發現成功的企業特征很一致:幾代人就做一件事,十幾年甚至幾十年就深耕一個領域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為什么不做掃地機器人?”鄧世海說,經常會有投資人問他們這個問題,因為在投資人眼中,機器人本質上都是“機器代人”,to C場景總是更“性感”一些,動輒就是百億、千億甚至萬億的大市場。

            “不是所有領域都能長出大型企業,很多中小企業只能發展到一個體量,因為他們所在的市場整體規模就只能達到幾億或者幾十億,但這些細分領域在產業鏈中也非常重要。”鄧世海說。

            中國經濟周刊-經濟網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作者
            • 微笑
            • 流汗
            • 難過
            • 羨慕
            • 憤怒
            • 流淚
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亚洲欧美熟妇另类久久久久久babescom欧美熟妇欧美40老熟妇欧美熟videos肥婆性欧美熟妇freetube大胆欧美熟妇xx欧美熟妇性开放欧美熟妇精品视频欧美整片欧洲熟妇色视频,亚洲欧美熟妇另类久久久久久欧美老熟妇乱子伦视频欧美熟妇dodk巨大jiapanese50欧美熟妇欧美熟妇vdeos中国版欧美老熟妇欲乱高清视频欧美熟妇bbbabescom欧美熟妇大白屁股欧美丰乳肥臀艾薇熟女,亚洲欧美熟妇另类久久久久久欧美熟妇欧美熟妇vdeoslisa18欧美老熟妇喷水欧美老熟肥妇ass欧美熟乱第43页欧美老熟妇乱子伦视频videos欧美熟妇欧美老肥熟妇阴